人文藝術

时间:2015-04-14 15: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人生總是在錯過 作者:佚名 人生真的就像一場旅行,每一段旅途都有它不一樣的景色。 在旅途中,我們行色匆匆,忙忙碌碌,經歷著紛繁美麗的故事。感動,開心,快樂,如影隨形,
人生總是在錯過
作者:佚名
人生真的就像一場旅行,每一段旅途都有它不一樣的景色。
在旅途中,我們行色匆匆,忙忙碌碌,經歷著紛繁美麗的故事。感動,開心,快樂,如影隨形,豐富著我們的心靈,磨礪著我們的性格。
旅行,其實我們都喜歡,我們渴望旅行,渴望去看看未知的世界,期待著不一樣的經歷與故事。時間久了可能對身邊的事物已經厭倦,沒有了新鮮感。然而當我們出發了,下了車到達了我們計畫的景點,卻發現這裏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迷人,於是我們不再有剛出發的熱情,庸庸散散地逛完這一個當初多麼嚮往的地方。
人生總是這樣,我們總在匆匆趕路,總是錯過…錯過,其實我們都忽略了自己,忽略了人生旅行的景色。於是,我們忘了自己,跟著不知道去哪里的大巴車,一站又一站地錯過我們最美的人生,最美的故事!
錯過,總在錯過,主動或被迫地錯過。
我們是個小孩子的時候,本該有快樂的童年,美麗的幻想,奧特曼和葫蘆娃這樣的夥伴,可是,我們沒有時間和機會,我們要做的是奧數和參加數不清的補習班;高中的時候,我們被高考的壓力壓得喘不過氣來,期盼考上大學好好享受那自由的空氣;我們上了大學,卻沒好好享受大學的美好時光,奔波在各種兼職各種事故人情中,於是我們緬懷高中時期緊張而又有意思的生活。童年時渴望長成大人,就可以安排自己的生活;而如今,我們又開始懷念少年時期的懵懵懂懂。
我們總是在主動或被動地錯過!
這就是我們矛盾的人生,高中生渴望大學,懷念童年;大學緬懷高中,卻又渴望社會工作;參加工作卻又悔恨大學生活沒好好度過,開始想念在大學的生活才是最幸福的人生。
看著這拗口的節奏就像哈哈大笑,笑那些癡迷的人。總是在錯過卻不知道珍惜眼下的生活。錯過……緬懷,緬懷中繼續錯過。
記得曾經有個老師說過,什麼階段做什麼樣的事。最直白的話,最深的道理。為什麼我們總是癡迷未來,緬懷過去,卻不曾好好享受此時此刻。前面的景遲早會看見,眼前的景錯過便是永遠。
那些匆匆癡迷的朋友們,我想告訴你們,享受生活,享受此時此刻,即便賜予你的是痛苦,請好好享受。享受獨一份的現在。
人生就像一場旅行,每一段旅途都有它不一樣的景色。未來遲早會來,此刻一去便不再。不要再錯過,緬懷,在緬懷中繼續錯過。
 
別放棄,再等等
作者:張小嫻
最好的東西,往往是意料之外,偶然得來的。有時候,拍照拍了一卷膠片,最後的一兩張膠片,本來不打算拍的,為免於浪費,隨便拍了兩張。誰知道膠片沖出來之後,效果最好的就是最後拍的那兩張。
拍照的時候,挑了一大堆精心搭配的衣服,順便又帶了一套衣服。誰知道照片拍出來之後,效果最好的不是精心挑選的那幾套衣服,而是順便帶去的那一套。
你畫了很多張畫,眼看還有些顏料,你隨便畫了一張,最滿意的竟是這張。
你約了朋友在百貨公司裏面等,由於比約定時間早了一點兒,於是隨便逛逛,誰知道就在這短短的時間裏,你找到已找了好幾個月的一款鞋子。
你把幾組自己心愛的號碼填在彩票上,填好之後,手上還有一些零錢,於是你胡亂填一張,誰知道中獎的號碼就是這張。
朋友不停地介紹男朋友給你,但是每一次,不是你不喜歡人家,就是人家不喜歡你。今天晚上,朋友說將一個男孩介紹給你,你本來想放棄的,但反正有空,於是去看看。幸好你去了,他就是你要找的人。
不到最後一刻,千萬別放棄。最後得到好東西,不是幸運,有時候,必須有前面的苦心經營,才有後面的偶然相遇。
 
布拉格的故事寫在樹葉上
作者:丁筱築
我在斯美塔那歌劇院的門口見到了小沃爾尼。他蹦跳著朝我跑過來,他扯我的衣角,可是我很抑制地沒有抱抱他。他美麗高貴的媽媽洛維塔在後面微笑地朝我走來,我驕傲地微笑,然後轉身走進劇場。
我剛到捷克深造音樂的時候住的學生公寓正好對著洛維塔的家,她的長笛演奏曾在蜚聲國際的「布拉格之春」音樂節上獲獎。我慕名而去找了她很多次,最後她答應讓我跟著她學習三個月。
我是感激她的,她不要我一分錢的培訓費,這對於當時來捷克才一年的我來說,無疑是最大的恩惠。我每天下午五點之後去洛維塔家學習一個半小時。她很矜持地給我講解,舉手間有貴族的優雅。來的第一天我就認識了小沃爾尼。他那時剛剛六歲,第一次見我他就用小雪球丟我,然後躲在小花園裏蔥郁的長青樹後面張望。
後來我和沃爾尼慢慢熟起來,每天上完課都會陪他玩一會兒。
他是個懂事的孩子,特別聰明。我很喜歡他,常常帶著他出去玩。
春天來的時候,上完課出來,沃爾尼跑過來拉我的手到小花園裏。他坐在白色的欄杆上,摘一片葉子放在口裏吹出好聽的聲音。我說:「沃爾尼你教我啊。」我學的時候吹跑調他就哈哈大笑,我就惡狠狠地凶他:「再笑我揍你」他老是喜歡扭頭就跑,像個可愛的熊寶寶。
可是有次他跑的時候撞到了他媽媽身上,她環住沃爾尼,用冷冷的聲音問我:「你有沒有見到我音樂節的紀念勳章?」我說:「沒有啊。」她卻似乎不相信我:「我一直放在書房裏的,這些天只有你來過。」我突然懵了,她懷疑我,我最崇拜和尊敬的人懷疑我。我緊緊咬住嘴唇,不知道說什麼好。粘在媽媽身上的沃爾尼突然問我:「姐姐,你拿了嗎?」我的眼淚就湧出來:「沃爾尼,你都不相信我嗎?」
後來我沒有再跟著洛維塔學習。她的紀念章在她的臥室裏,她自己記錯了地方。隔了幾天,她親自來跟我道歉,可是我心裏不能原諒,她玷污了我的人格。在國外,我已經學會了堅強,可是在這件事情上,我不能忘記,我還是中國人。
我從歌劇院出來的時候,洛維塔在門口等我。「Mercy,我還要去參加一個音樂聚會。現在天太晚了,我不放心沃爾尼一個人回家,你能不能幫我送他回去?」我看著她手上牽著的小沃爾尼,他仰著頭看我,滿臉期待。「你還不能原諒我麼?」洛維塔的聲音很輕。「您放心好了。」我們交換了一個微笑。
車上我覺得有人在摸我的腿——是坐在我外面的男人。我轉頭,他色眯眯地望著我,我怒叱:「你幹什麼?」他比我更凶:「我幹什麼你管得著嗎?你嚷什麼?」車上很空,除了這個滿身酒氣的醉漢之外,只有幾個婦女,我突然害怕起來,沃爾尼突然說:「不准欺負姐姐。」然後他轉向我:「姐姐,你不用怕,我爸爸說就在下個站牌接我們的。」那個醉漢看了小沃爾尼一眼,沒到站就悻悻地下了車。
夜風中,我緊緊地抱住小沃爾尼。這外鄉冷漠孤獨的城市裏,他是那麼溫暖。
他在我耳邊說:「姐姐,原諒媽媽好不好?媽媽說,心胸廣闊的人才能在自己的事業上有所成就。姐姐你會用葉子吹歌了嗎?姐姐,我那麼愛你。」他頓一頓,「你愛我嗎?」
我耳邊響起「布拉格之戀」中女主人公的話:要是在波西米,我留著長長的黑髮,在月桂樹下守著你。一定有這麼一棵樹,從創世紀開始,就把我們的事,雕刻在每片葉子上。
 
難忘的聖誕
作者:佚名
對我們許多人來說,總有某一個耶誕節因為我們充分感受到這一天的意義而顯得格外難忘。我自己的「最真實」的耶誕節發生在我一生中最為淒涼的那一年。
那是從春季的一個雨天開始說起,二○多歲的我,剛剛離婚,沒有工作,正再一次趕往市中心的求職處。我沒帶傘,舊傘已經破損,而新的又買不起。我在有軌電車裏坐下來,發現座位邊有一把漂亮的絲質傘,銀把手上面還鑲嵌著金子和亮麗的小片琺瑯。我從沒見過這麼漂亮的東西。我查看了把手,發現在金色的卷軸中刻著一個名字。在這種情況下,人們通常的做法是把傘交給售票員,但我一時衝動決定把傘留著,自己去找失主。
我在傾盆大雨中下了車,感激不盡地打開那把傘遮雨。隨後我在電話簿裏查找傘上的名字,確有其人。我打了個電話,接電話的是一位元女士。是的,她詫異地說那是她的傘,那是她已故的雙親送給她的生日禮物。但是,她補充說,傘一年多前被人從學校的櫃子裏偷走了(她是個教師)。我聽出她很激動,我竟忘了自己還在找工作,直接到她家去了。她熱淚盈眶地接過傘。那老師要給我酬金,儘管我當時身邊一共也不過二○元錢,可看到她找回這件特別之物的巨大幸福時,接受她的錢無疑會破壞這種感覺。我們聊了一會兒。我很可能留下了我的地址。我記不得了。
接下來的半年裏我的境況很淒涼。我設法四處打點零工,掙些微薄的薪水。但我盡可能每個月存二五或五○美分以備給小女兒買聖誕禮物。就在耶誕節的前一天,我又失去了工作。30元的房租很快就到期了,而我一共只有一五元,這是佩吉和我的生活費。
她從女修道院辦的寄宿學校回來了,十分激動地等著第二天的禮物,那是我早就買好了的。我給她買了一棵小樹,打算晚上再裝飾。
我下了電車一路走回家,空中彌漫著耶誕節的歡樂氣氛。鈴兒叮噹響著,孩子們在寒風刺骨的黃昏裏叫喊著;四周是萬家燈火,每個人在奔跑著,歡笑著。但我知道,對我來說,將沒有耶誕節可言,沒有禮物,沒有懷念,什麼都沒有。處在人生低谷的我在暴風雪中艱難地行走著。除非奇跡出現,要不我在一月份便將無家可歸,沒有食物,也沒有工作。我已經堅持祈禱了好幾個星期,但沒有任何回應,只有這寒冷,這黑暗,這刺骨的風,還有這被遺棄的痛苦。
上帝和人類都把我完全遺忘了。我感到自己那麼無力,那麼孤獨。我們的命運將如何呢?
回到家我打開郵箱,只有一把帳單,還有兩個白色的信封,肯定裏面裝的也是帳單。我爬上三層積滿灰塵的樓梯,禁不住淒然淚下,又加衣衫單薄冷得直打哆嗦。但我擦擦眼淚,強擠出笑容,要讓自己在女兒面前露出喜悅之情。她打開門,直撲我的懷抱,欣喜地喊叫著要馬上裝飾聖誕樹。佩吉已自豪地支好了桌子,擺上盤子和三個罐頭,這就是我們的晚餐。不知道為什麼,當我看著那些盤子和罐頭時,我心痛欲碎。明天的聖誕晚餐我們將只有漢堡包。
我站立在又冷又窄小的廚房裏,滿腹悲傷。有生以來我第一次懷疑仁慈上帝的存在,心裏比冰雪還要冷。
這時門鈴響了,佩吉一邊飛奔著去開門,一邊叫著一定是聖誕老人。隨後我聽到一個人與佩吉在熱情交談,便走了過去。他是郵遞員,抱著好幾個包裹。「這弄錯了吧,」我說,但他念出包裹上的名字,確實是給我的。
他走後,我吃驚地盯著這些盒子。佩吉和我在地板上坐下來,把包裹打開。一個大大的娃娃,有我給她買的娃娃三倍大,還有手套、糖果、漂亮的皮夾子!難以置信!我找出了寄送者的名字,是那個教師,上面只簡單地寫著「加利福尼亞」,她已經搬到那兒去了。
那天的晚飯是我吃過的最可口的晚飯。我忘了還得交房租,忘了兜裏只有一五元錢,忘了自己還沒有工作。我和孩子邊吃邊幸福地歡笑著。
飯後我們裝點小聖誕樹,裝點得那麼漂亮讓我們自己都驚奇不已。我安置好佩吉睡覺,將她的禮物放在聖誕樹的周圍。一種甜蜜的寧靜籠罩著我,像在給我祝福,我心裏又燃起了希望。我甚至可以毫不畏懼地打開那一疊帳單了。
 
塵埃中的花朵
作者:梅嶺
從超市出來,打一輛人力三輪車回家,一上車,便被一股暖流擊中。一輛只能容得下兩個人的小小三輪車被裝飾得如同一個溫馨的小家。花格子的純棉布坐椅套,上面還罩了一層帶蕾絲花邊的白紗,窗玻璃上貼著袖珍日曆,車頂上鑲著一盞小燈,車門口垂著淡藍色的水晶珠簾,風吹簾動,露出車廂內養在塑膠瓶裏的一小蓬綠色植物。更讓人驚訝的是我與車主詢問價錢時居然看到他捧著一本英文書。我認得那書,是「書蟲」系列。實在忍不住好奇,不禁發問。那身材瘦小的中年男人不好意思地說:「上學時就喜歡,現在雖然用不上了,還是捨不得丟,看看,心裏高興。」後來好多次,我回家一定要打車的時候,我都會刻意去找他,雖然只是那麼一小段車程,坐在他的車裏,卻感到格外的神清氣爽,好像外面嘈雜的世界也變得不一樣了。
無獨有偶,在我常去買些零碎東西的那條小街上,有個擺水果攤的老頭也非常有趣。每天早晨,他騎著摩的,大開著他的收音機一路歡歌地來了。卸車,擺攤位,碼放水果,整個過程那個小黑匣子從來就沒有停。京戲,評戲,高亢的秦腔,個性的梆子戲,日日不同。待他把水果攤子擺得花紅柳綠,小街上的人也多起來了。人多了,趕緊招呼買賣呀!他不,他左手邊一杯釅茶,右手邊是那個半舊的「戲匣子」,身子悠悠然地往破籐椅裏一靠,眯著眼睛對旁邊的“豆腐二嬸”說:「聽聽,《貴妃醉酒》,李勝素的,有味吧!」
「海島冰輪初轉騰,見玉兔,玉兔又早東升…」在那樣煙火味極濃的小街上東張西望地行走,突然聽到這樣委婉雅致的唱詞,人的心裏,會驀然湧上深深的感動。
夏天來了,他的水果攤變了主角,不再是香蕉、蘋果、大鴨梨,換成了個大皮薄的本地西瓜,和西瓜一起出現的還有一樣東西—蟈蟈!會有一大段時間,蟈蟈嘹亮的叫聲暫時取代各種地方戲。他把蟈蟈籠子挑在攤子前的竹竿上,有時,一溜排開掛好幾隻。別的水果攤主搖著大蒲扇對著過往的路人吆喝著:「大西瓜,又沙又甜,八毛錢一斤!」他坐在西瓜山後面依然一副怡然自享的模樣,只有那些籠子裏的小生靈們一迭聲地在叫:「蟈蟈蟈…」
好多年了,他的日子就這麼過著,水果天天在賣,戲,天天在聽,蟈蟈,年年在養。他的水果也不見得特別好吃,可是我發現,很多人和我一樣,每次走過他的水果攤前,都忍不住停下腳步,挑上幾個蘋果、紅橙,高興地和他聊上幾句,也許有關戲曲,也許有關蟈蟈,也許和什麼都無關,只是一份恬適的心情。
去年夏天,我家樓前的馬路邊總有個人在傍晚的時候吹起橫笛,襯著落日歸鴉,頗有意境。有一天,我終於走過去一看究竟,原來,那個柳樹下吹笛子的人就是旁邊煤廠裏幹活的工人。我常倚在窗前望景兒,我認得他的衣服,和腳上沾滿煤漬的膠鞋。
我常常想,這些人就是低到塵埃裏的詩人啊,用最質樸的方式書寫著對生活的熱情。日子多平淡,可是,因為有了這一點喜好,一點寄託,一點閒情,生活呈現出了完全不同的面貌,奔波瑣碎之外,有了生機,有了情趣,有了美好。這些美好,多像一朵朵不起眼的小花兒,雖然小,卻讓人看到了滿滿的希冀。

(责任编辑:admin)